放字的地方 什么玩意都有....

【冲神】白裙子

原作时间2年后 总悟20 神乐16

    时间的流逝总是让人难以察觉,它总是在你刚刚回过神来时就把你带到了一个从未想过的将来。

    冲田总悟在又一次巡逻的惯例溜号午睡时突然想到这句话。

    局长已经和那个吐槽眼镜的姐姐终于走到了一起。结婚的时候来了很多人。山崎把酒席安排的很好,土方那个家伙忙里忙外几乎没歇过,真选组的每个人都忙着打扫和布置新房。婚礼时那个吐槽眼镜哭了很久,九兵卫差点就把局长砍了,万事屋的老板送了一瓶很好很好的酒做结婚贺礼,眼镜的姐姐接过酒的时候眼泪流个不停。局长那天一直傻呵呵的笑着,看起来比之前更像大猩猩,不过看起来很幸福,两个人都很幸福。

    还有那个中国姑娘。那天她是伴娘,她换下了一直穿着的中国服饰,换上了一条白裙子。不是什么华丽的设计,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白裙子,团子头散下来梳得很整齐的披在肩上,温柔地笑着看着眼睛的姐姐。冲田甚至记得她身上隐隐带着甜甜的橘子的味道。他作为伴郎站在新郎身后,在新郎新娘致辞的时候偷偷的瞄着神乐,神乐雪白的皮肤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出暖暖的色调,蓝色的大眼睛里融满了喜悦,就像辉夜姬一样明亮动人。看着一个从未见过的神乐,冲田突然不知怎么的就觉得有点自卑。

    虽然在新郎新娘喝完交杯酒宴席开始之后她就恢复了本性,开始不停地大吃大喝,和万事屋的老板打打闹闹。但是冲田总是觉得有个橙发披肩穿着白裙子身上有甜甜的橘子味的女孩在自己心里蹦跶。现在这个姑娘已经在自己的心里蹦跶出一条完整的歌舞伎町规划图了。

    那个姑娘总是频繁的出现在冲田总悟的梦里,有时候两人是坐在真选组的屋檐下聊天,有时候两个人是在晚上的歌舞伎町乱晃。无论什么时候,那个白裙子姑娘总是一脸笑意盈盈的样子,梦里的两个人关系很好,却又不是特别的亲密。冲田在被这样的梦困扰了一周之后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喜欢上那个中国姑娘了。

    谁说过恋爱这种东西先喜欢上的就输了。冲田总悟在知道自己喜欢上神乐之后却还是保持着平常的样子,该打打该闹闹,没有半点怀春少年的样子——至少在他自己看来——他表示一定要用自己的魅力征服那个中国姑娘让她主动向自己告白。

    但是事实似乎却不太符合他的预想,局长几次旁敲侧击的问自己是不是对那个中国姑娘有意思,他表示自己完全没有这种想法完全是局长想太多,在忽悠走局长后默默反思自己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太明显的举动。在脑内重播了三遍最近几话的银魂动画后冲田发现自己出场的次数都很少他又默默的陷入了出场数太少的忧郁中。

    在当冲田总悟当一切都过去了的时候,土方也来问他是不是喜欢那个中国姑娘。比起局长土方明显直接多了,上来就是一句“总悟你喜欢那个万事屋的中国姑娘吧。”淡定的语气硬生生的把一个问句变成了陈述句,吓得冲田差点把菊一文字甩到院子的水池里。冲田在平复了心情之后用礼貌的态度回复了土方诸如“土方先生原来不仅脑子不好眼睛也快瞎了啊”、“土方先生的青光眼很严重啊”、“那个吐槽的眼睛说不定可以用呢”、“你和吐槽眼镜都是吐槽役啊设定重复了呢”一类的话语,然后在土方拔刀砍了自己之前跑走了。

    后来整个真选组都知道了一番队队长冲田总悟喜欢万事屋的中国姑娘,无论他如何否认他们都一律归之为青春期少年的羞涩。

    去你们大爷的青春期老子今年都20了青春期早过了好吗?!!!!!冲田总悟在心中怒吼。

    冲田总悟很忧郁为什么自己暗恋个妹子却被所有人都知道了。他都快从抖S王子变成暗恋苦情王子了。角色设定完全变了好吗?!!!!!

    冲田想到这些觉得有些郁闷,怎么也睡不着了。当他准备开始数死掉的土方催眠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巨响,惊得他立马摘下眼罩。

    刚拿下眼罩的时候眼前一片模糊,看不清前面的东西。他只看到有一块橙红色的影子在眼前,他使劲的眨了眨眼才看清那个橙红色的影子是神乐。

    神乐斜坐在地下,伞被放在了一边,一直小猫绕着尾巴在神乐边上转来转去咪咪的叫着,神乐却用手握着脚腕,看起来有点痛苦的样子。

    冲田总悟心里一急快步跑到神乐身边,蹲下来看她的情况。

    似乎是从树上摔下来崴到了脚,脚腕子已经有点肿起来。神乐的脸上也是一副痛苦的表情,眉头纠结在了一起,汗滴从额头上不停的滑落。

    “喂喂喂你这个税金小偷干嘛啊!趁本女王受伤之际来偷袭吗阿鲁!”神乐看到冲田蹲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大声喊道。

    “别叫了,china”冲田总悟口气强硬,让神乐吓了一跳“动一下脚腕试试。”

    被冲田的气势给震住的神乐听着他的话动了动脚腕,只轻轻一下就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气。

    “估计是走不了路了。”冲田总悟自言自语道。

    然后他把神乐放在一边的伞拿在手里,背对着神乐蹲在她面前说:“上来。”

    “诶?”神乐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

    “你现在都走不了路了还怎么回家?”冲田解释说“我把你背回去吧。”

    “我才不要你这个税金小偷背我回去!!!”

    听了神乐这句话冲田总悟表面上没什么反应,内心却早已泪流成河。姑娘我暗恋你挺久的了你能不能别这么无情的伤害我。

    但是无论内心再怎么崩溃也不能表现在脸上,就像高杉晋助看到假发养的伊丽莎白的时候绝对满脑子都是吐槽但是人家最后只表现出一个酷哥的冷笑,所以高杉才成了那么多妹子的男神,他要是一出场就吐槽桂小太郎现在充其量也就是个帅气的男神经病。冲田总悟用力摁回内心深处已经做出呐喊表情的自己,面瘫着回头问神乐那老板和眼睛在哪里我去找他们过来。

    神乐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从怒气冲冲变成鼓鼓的包子,抱怨阿银和新八出去工作不带自己去。

    冲田看着神乐的一秒变脸心里感叹句真是萌死了不愧是自己喜欢的姑娘,又顺便问了句为什么这次他们不带她去。

    “他们说那家店我去不合适。”

    “什么店?”

    “好像叫什么‘女高中生love’一类的店吧”

    啊啊果然不是你该去的地方,冲田总悟心里想着,要是老板敢让你去我就去砍了他。

    “那你岂不是也回不了家?”腹诽了半天的冲田总悟突然反应过来。

    神乐又鼓个包子脸不说话了。

    是上天给我的机会还是灾难呢。冲田总悟在心里感叹。

    “快点上来,我带你去我们屯所里帮你处理下。”冲田决定好好把握这次机会。

    神乐纠结了半天,觉得不处理等阿银他们来确实不太实际,就小心翼翼的趴到了冲田的背上。

    神乐趴到自己背上的一瞬间冲田觉得自己又闻到了和过去一样的甜甜的橘子味,神乐几缕垂下来的发丝在他脖子边晃来晃去感觉痒痒的,神乐一只手环着他的脖子,一只手举着伞。少女稍稍有些发育的身体贴在他的后背,冲田觉得那两个地方像是被火烧了一样的热。

    那只先前在神乐身边晃来晃去的小猫也毫不客气的爬上了冲田总悟的背,并且最终趴在了他的头上。

    “喂,这只猫是怎么回事啊!”冲田试图把猫拎下来,没想到猫咪居然抓了他几根头发,一拎猫咪自己的头皮也跟着遭殃。

    “玄武刚刚在树上被困住了不敢下来我把它救了下来。”

    “然后自己崴了脚。”冲田总悟讽刺的说“不过你管这只猫叫玄武?”

    “没错阿鲁,它是神兽哦!”

    不,你家那只犬神已经够可怕的了,不要再找神兽了。

    冲田总悟这么想着却没敢说出来,他可不想直接踩神乐的雷点,好感度会直接跌到零好吗。

    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回到了真选组,一路上真选组成员看到冲田把神乐背回来头上还顶了只猫的造型都是一脸“队长终于下手了吗?!!!”的表情。看得冲田总悟无比蛋疼。要不是他还背着神乐不好活动他绝对用火箭炮把他们全轰了。

    “喂,税金小偷,为什么我觉得你们这里的人看我的眼神怪怪的阿鲁。”神乐扯了扯冲田的头发。

    冲田总悟阴着脸说他们这两天没怎么训练劲没处用了就到处发神经。

    哦,那就好好训练他们吧。神乐一副了然的样子。

    冲田把神乐背到自己的房间里,在走向房间的路上时,冲田表示自己绝对看到了局长躲在墙角一副“我家有儿初长成”的表情。

    冲田把神乐放在床上,然后出门把外面所有架起摄影机录音笔的家伙全部扔到院子的水池里。出于对长官的尊重,他只是把近藤勋扔回了他自己的房间,然后一脸微笑的回到房间。

    “笑得真恶心啊。”神乐看到冲田笑着进来之后评价。

    冲田忍住内心深处的哀嚎从抽屉里拿出药酒盘腿坐在床沿,握住神乐受伤的脚,小心的把她的鞋脱下。

    先前只是一点点肿的脚腕子现在已经变得又红又肿不能看了。冲田把药酒倒到手心,在两手里揉搓发热,再轻轻地握住神乐的脚腕,慢慢地开始揉捏。

    “嘶”神乐发出吃痛的声音。吓得冲田立马停下手上的动作看向她。

    “没事”神乐呲牙咧嘴的说“我忍得住”。

    冲田看她这副表情,又减轻了手中的力道缓缓地摁捏神乐的脚腕。

    两个人就这么相对着也不说话,那只叫玄武的猫咪也安静的呆在冲田的脚边躺着不动。冲田低头看着神乐的脚,神乐低头看着冲田栗色的头顶。

    神乐看着冲田栗色的发丝心里想着这个人的发质怎么比女孩子的都好,脸也和女孩子似的清秀。虽然是个抖S变态,但是确实长得不错啊,而且,好像有点温柔的感觉。

    16岁的少女也不再像原来那样的大大咧咧,心里也有了一点心事。神乐那个装满了吃的,定春,阿银和眼镜的心里,在某个小角落里有个叫冲田总悟的存在。

    两个人认识已经两年了。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他们一起经历的那些事情却是有些人一辈子也不曾经历过的。从一开始的捉独角仙,抢游戏机,再到后来一起去救那个眼镜的姐姐,甚至差点死在一起。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打打闹闹的一起长大。

    神乐从14岁的小女孩变成了16岁的少女,而冲田总悟却是从18岁的少年成长为20岁的男人——并且看起来很可靠。有时候神乐也会觉得冲田总悟很帅气,少女的心情也会泛滥一下。可是在之前的日子里,这样的心情总会被吃的或者别的什么打散而忽略掉。可是今天那种心情却是满满的快要溢出来。神乐觉得自己脚腕上冲田碰过的地方都变得滚热,她不知道是药酒的作用还是她心里的作用。

    冲田在低头帮神乐揉脚的时候并不知道神乐脑子里在想什么,只是不停地在告诉自己冷静点姑娘还小自己要有自制力啊。

    看着神乐白白的小腿和脚丫,冲田暗暗的咽了口口水,啊啊啊,喜欢的姑娘就在面前能看不能吃啊。

    两个人相对无言却也不觉得尴尬,只有窗外的几声鸟鸣偶尔的打破这静谧的场景。

    揉了一会之后冲田把神乐的鞋子给她穿好,站起来看着神乐也不知道说什么。

    “呃,今天谢谢你了。”神乐先开口道谢。

    “啊,没什么。”说完之后冲田总悟就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不会说点好听的啊。

    然后两个人又是相看无言,气氛有点尴尬的时候,突然玄武发出“喵”的一声,像是在责备他们忘记了它的存在。

    神乐立马朝它伸出双手唤它过来,玄武也很敏捷地跳上了神乐的膝头。

    “哼,都是因为你我才会崴到脚。”神乐用手指抵着她的额头笑骂道。

    玄武好像听懂了神乐的话一样,发出了几声可怜的叫声告饶。

    “真讨厌,最讨厌你了。”神乐继续笑着说。

    冲田此时也脱下了真选组的外套和背心,只穿着白衬衫坐在神乐的旁边看她逗猫。

    “你准备养它吗?”他问神乐。

    “不可以吧。”神乐逗着猫,没有注意到冲田已经做到了自己旁边“家里已经有定春了,阿银不会同意我养玄武的。”

    “那怎么办,扔掉它吗?”

    “诶诶那怎么可以!!!”神乐立马转过头瞪着冲田总悟。

    冲田被她突然的一回头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点。女孩子湛蓝的眼睛了盛着满满的怒气,就好像自己已经把猫咪扔掉了一样。

    “没、没事,不扔它,不扔。”

    “可是阿银肯定不会同意我再养一直猫的啊,他一定会说‘爸爸我工作可是很辛苦的哦,为了填饱你的肚子爸爸已经很努力地工作了哟,再养一直猫咪是没可能的啦。’什么的。”神乐又鼓出一张包子脸开始学阿银说话。

    “那,要不放我这养?”

    “诶!!!!!”

    从此以后,真选组里就多出来一只叫玄武的猫。整天跟在一番队队长冲田总悟的身后,那个万事屋的中国姑娘也越来越频繁的到真选组来找他们——玄武和冲田总悟——看得一帮人眼红不已。局长结婚也就算了,冲田明明是年龄最小的居然这么早就把到妹子了,这还让兄弟们怎么活!

    而最苦逼的莫过于当事人之一的冲田总悟先生。别人眼里他是左手妹子右手猫,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只有他自己知道其中的痛,不肯告白的结果就是妹子坐在旁边却连小手也不能碰,冲田总悟的心中总是有一条逆流的河,里面流淌着满满的苦逼。

    当不知道第多少次在屯所门口送别神乐后,冲田总悟叹着气进门。看着身边人眼里写满的【秀恩爱分得快】,觉得自己的心里那条逆流的苦逼河就快要决堤了。他又低头叹了一口气。在他抬起头的时候,他看到局长夫人志村妙,不,现在该叫近藤妙站在他的面前,笑眯眯的看着他,开口说:“我可以和你聊一聊吗?冲田君。”

    刨去局长夫人这样的称号,冲田对于阿妙的了解仅限于很能打和笑起来很温柔这两点。他甚至不能理解为什么她会嫁给局长。但是出于对长辈的尊敬和自己也没什么事可干的现状下他表示可以。

    后来,冲田总悟已经不太记得那次聊天的开头阿妙对于那次柳生事件表示感谢的内容,但是他清楚的记得阿妙温柔的笑着和他说:

    “冲田君,喜欢的话一定要说出来啊,因为不说出来对方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心情。说出来之后成功和失败的几率是一半一半,但不说出来那一定是百分百的失败啊。”

    再后来,冲田抱着玄武就冲出了屯所,他追上了那个举着紫色纸伞的中国姑娘。他喘着粗气,看着自己喜欢的那个姑娘眨巴着蓝色的大眼睛看着自己,蓝色的眼眸里只有自己的倒影。

    他举起玄武的前爪晃了晃:“玄武说还没有和你说再见。”

    神乐一愣,然后笑着摸了摸玄武的脑袋,没有说话。

    “还有”冲田总悟觉得自己的声音已经完全不说控制了“玄武说他很喜欢你。”

    “以及,玄武的饲养者...也...很喜欢你。”

    那个一直在他心里蹦跶着的白裙子姑娘突然就停下了脚步,站在那里站着,微笑的看着现在那个表面上能维持住一点形象,心里已经开始大叫着“妈呀说出口了要是被拒绝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的冲田总悟。

    风从两个人中间吹过,冲田总悟又闻到了甜甜的橘子味,他不知道神乐的沉默是什么意思,他的衣服都被汗透了,他觉得这比当年自己一个人干掉一节火车厢的人还要难——比剑术他从来不会输——夏天温热的风和萦绕在鼻尖的橘子味让他不知所措。

    “我也很喜欢玄武”在冲田几乎放弃的时候神乐小声地说“也...也喜欢饲养玄武的人。”

    一瞬间,冲田总悟以为自己幻听了,直到他看到神乐红的快滴血的脸才知道这是真的,他慢慢的伸出自己的手去握住神乐的手,在神乐轻轻回握的时刻,他觉得他手中握着的就是整个宇宙。



    ——冲田总悟不知道的神乐——

    冲田总悟不知道神乐崴到脚后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他

    冲田总悟不知道神乐在趴到他背上的时候脸红成什么样

    冲田总悟不知道他在帮神乐揉脚的时候神乐想摸摸他的头发

    冲田总悟不知道神乐在瞪着穿着白衬衫的他的时候心跳有多快

    冲田总悟不知道自己说出要养玄武的时候神乐的心里有多开心

    冲田总悟不知道神乐每次来看玄武之前在家里都要准备半个小时

    


    但是冲田总悟和神乐都知道,接下来他们会一直一直的牵着手直到最后。

    FIN

©呆毛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