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字的地方 什么玩意都有....

【阴阳师】阿爸,再突一次好吗?

穆穆惊了东南:

大概是式神们玩《阴阳师》、养阿爸阿妈的设定。


有狗崽。




01




平安京都最近流行起来一个游戏。


玩家可以通过画符咒来抽取阿爸阿妈,然后养成阿爸阿妈,再带着阿爸阿妈出去打架。




阿爸阿妈也分等级,通俗一点可以归为三类:非洲、亚洲、欧洲。


非洲阿爸阿妈人数众多,游戏形象往往以一张黑漆漆看不清五官的脸为代表,技能是:打一百次也坚决不出一个暴击。


他们麻木不仁,行动缓慢,从来不指望能打出暴击。但经常又会爆发出惊人的生命力,一层血皮还能挺一局,在玩家都认为这一下打下去肯定空血的时候,他们还要坚强蹦跶。


亚洲阿爸阿妈时而暴击,时而不暴击,时而肤白貌美,时而脸黑手毒。像雾像雨又像风。


欧洲阿爸阿妈就各有各的欧法了。


氪金阿爸,出场自带金光闪闪的贵族特效,打本必掉大量金币。


欧皇阿妈,打一百次有九十九次暴击,一拳一个小朋友。


偷渡阿爸,他们早期伪装成非洲阿爸,觉醒之后摇身一变。


这也是游戏的一大乐趣,玩家总奢望他们的非洲阿爸其实是隐藏的偷渡阿爸。


大多数时候都是痴心妄想。




02


 


妖狐本来没打算玩,耐不住跳跳妹妹雪女姐姐莹草小姑娘……几个漂亮又可爱的少女软磨硬泡,建了个号。


每天的任务就是完成每日任务,领一张“百爸夜行”券。


进去打一把,然后在寮里给各个美丽又温柔的小姐姐贡献自己爱的碎片。


每贡献一片,都要发一条私信去骚扰一下。


“可爱的跳跳妹妹,小生刚才给你了一个偷渡阿爸的碎片哟。”


“尊敬的妖刀姬女士,看到新的阿妈碎片了吗?希望下次见面砍小生的时候不要打脸。”


“美丽的萤草小姐姐,这是小生今天份的保护费。”


“端庄的阎魔夫人……”


“会打手鼓的蝴蝶精小姐……”




妖狐自己是个欧非混血狐。


他不沉迷于游戏,经常攒几十个符咒,才想起来去抽一下。


运气好了,连着十几二十个欧洲阿爸阿妈。


运气差的时候,抽上两个就是极限。


 


03




妖狐偶尔也去翻翻本服的排行榜。


排行榜前三常年被酒吞、茨木和大天狗三个大妖怪霸占着。


然而整个平安京都知道,酒吞和茨木这两个厉害的大妖怪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前尘往事一笔糊涂账,故而和他们一起挺立在排行榜上的大天狗,总有股遗世独立的孤高感。




02


 


妖狐本来只想安安静静玩个游戏的。


每天把好友列表里的小姐姐依次骚扰一遍,骚扰完了就去打斗技。


热爱打斗技也没什么别的原因,只是斗技场上能遇到很多可爱的小姐。


重要的是:斗技是二人世界。


他曾经也去打过御魂和觉醒,有一次组了个队,上面上茨木,下面是红叶。


两个人从开始到结束都于无形中散发着可怕的气场。




而且打斗技其实也算有意思。


偶尔欧气爆发,就算带上五个非洲阿爸阿妈,也能把对面那一排五星欧洲阿爸打得爬都爬不起来。


大概是某次运气太好,妖狐在斗技场上横冲直撞,一路打到了全服的高分段。


过妖刀斩青灯,排行榜上雷打不动的三巨头下面,居然就是妖狐。


妖狐为此专门把自己的头像换成了新拍的自拍照,希望更多可爱的少女可以看到他。


别人看没看到不知道。


大天狗大人是看到了。




03




妖狐那天照旧在斗技时间打开了斗技场,等系统匹配。


然后,匹配对象的头像震得妖狐那条蓬松的大尾巴狠狠一抽。


 


大天狗。


 


妖狐呼吸一窒,这是一不小心就摸到欧皇的边了?


他谨慎地看了看自己放上场的阿爸阿妈。


认真地调整了半天队形,直到三十秒的倒计时结束,才不甘心地确定了最后的阵型。


然后,他那一路横冲直撞的阿爸阿妈,在遇到大天狗之后仿佛身体被掏空。


妖狐对着手机屏幕神叨叨地嘀咕。


 


阿爸,你只突突两次,崽感到很失望。


阿妈,你今天打架都不暴击了,你这是怎么了,跟崽说说。


阿爸,不要再打了,旁边的氪金阿爸只剩血皮了我们快奶一口!


阿妈,我是不是你最爱的阿崽,你为什么不冻他?


 


尽管妖狐神神叨叨,依旧被大天狗大人左一刀右一刀剁得干净利落。


屏幕上出现灰溜溜的“失败”二字。


大天狗大人轻飘飘地留下一句“头像不错”,潇洒离场。




 


04


 


这个游戏中有三个阴阳师。


负责带着阿爸阿妈出去打架。


红蛋蛋,主要技能是给阿爸阿妈们提供经验加成,打架的时候,还会放烟花吓唬对面的阿爸阿妈。


白蛋蛋,降低升级所需的经验,带狗粮神器。


黑蛋蛋,给阿爸阿妈们技能加持,黑乎乎的一颗蛋,可以在视觉上给对方非洲玩家以嘲讽。


 


这个游戏中还有三个达摩。


晴明达摩,主要技能是长得好看,吃了他之后阿爸阿妈都会变得好看。


红叶妹子的寮里放满了拿着扇子的晴明达摩,上次酒吞去妹子家遛弯,一开门,骨碌碌滚出来好几个晴明达摩,酒吞大人的脸色十分有趣。


神乐达摩,粉红色的小小一个。妖狐很喜欢,他的寮里经常放着几个蹦蹦跳跳的神乐达摩。


源博雅达摩,主要技能是晴明达摩的基友。


以“爱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这样的论调,酒吞家的院子里堆满了源博雅达摩。


 


05


 


据说茨木最近每天到了点,都要在斗技场上堵红叶。


活像小学放学路上收保护费的不良少年。


不打上三次不过瘾。


也不说为什么,反正就是要打。


打就打呗,红叶妹子也不怎么在乎,每次上场都带五个爱不释手的晴明达摩。


 


萤草最近打架已经不带奶了。


她说医学救不了世界。


目光深远,神情落寞。




大天狗大人由于每次打架都被人盯着脸看,不厌其烦,换了个戴着面具的头像。


妖狐上次又在斗技场碰到大天狗。


看到对方那丑得一言难尽的头像,还没来得及嘲讽一句。


对面突然就换回了原来的小头像。


妖狐还没来得及夸一句。


就被冷漠地砍了一脸血。




姑获鸟不知道什么毛病,酷爱带狗粮。


练满了级的阿爸阿妈就被她扔回寮里自生自灭,重新带一波。


妖狐在某个夜晚问带月荷粮归的姑姑,为什么这么喜欢养孩子?


姑获鸟想了想:总感觉在另一个世界里,我一直在干这档子事。


妖狐听他说完,紧张地甩了甩大尾巴。




06




他也觉得,最近做梦,总梦到有人阴魂不散地跟在他屁股后面唠叨。


崽啊,再爱阿妈一次好吗?


崽,看到对面那个茨木童子了吗?给阿爸突突突突突突突突掉他!


崽,怎么就突了两次呢?最近心情不好?你看阿爸给你放了可爱的少女在旁边啊!




07


 


他还隐约觉得有人在背后叫他二踢脚。




08




他甚至觉得,有人背着他,说他和大天狗大人是一对?



©呆毛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