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字的地方 什么玩意都有....

杰西蕉和加菲喵(七)

失眠

晚上,门关着的冰箱漆黑一片,杰西蕉躺在一片吐司上,怀里抱着一根秋葵想要入睡。可能是秋葵的味道太重或者是吐司放了太久不再柔软,杰西蕉怎么也睡不着。他翻来覆去,都快把身下的吐司碾烂了。

杰西蕉抱着秋葵平躺着看着漆黑的冰箱顶,思考了一会,然后开始敲冰箱门。

冰箱外面立马响起了一阵声音,垫子摩擦的声音,甩头的声音,还有加菲喵慌乱的询问声。

“怎么了?杰西?是西瓜掉下来砸到你了吗?”

上一次加菲喵半夜被吵醒就是因为冰箱里的西瓜突然掉下来,差点把杰西蕉砸得稀烂。那个声音把加菲喵吓得不轻。

“不,如果我被砸了我就不可能在这里敲冰箱门了。”杰西蕉说。

“那就好。”加菲喵放心了,“那你叫我干什么?”

“我有点睡不着,想说会话。”

“好的,你想说什么?”加菲喵一边说一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自己的垫子里。

“比如说为什么我们会说话?——我的意思是我是一只香蕉而你是一只猫——这很奇怪不是吗?”

“我不知道,也许是因为我们很特殊?”

“哪里特殊?”

“呃……我们都很好看?”

“……如果真的是因为这个理由那也太可悲了。”杰西蕉沉默了好一会才回答。

“你不喜欢好看的东西吗?”加菲喵问到。

“不,我喜欢好看的东西,但我觉得那不是最重要的。”杰西蕉说“也许是因为我们只能看到对方。”

“什么意思?”加菲喵问。

“也许其他东西也会交流,说不定厨房里的那把水果刀和碗橱就是好朋友,他们也会说话,只不过我们看不到,我们的交流他们也看不到。”

“那我们就仅仅是对方来说最特殊的存在?”

“差不多吧,可能我们聊天别的东西都看不见,说不定冰箱现在正在和你的垫子聊天我们也看不见。”

“那他俩是被我们吵醒的吗?”加菲喵笑着说,“说不定他们正在讨伐我们。”

杰西蕉笑了出来,加菲喵总有着神奇的想象力。

“安德鲁。”杰西蕉叫道,“你想过有一天我会不在了吗?”

“没有啊。”加菲喵说。

“我说不定明天就会被吃掉,或者坏掉被扔掉。”

“但是你现在还在这啊,为什么要想以后的事?”

“就随便想想吧。”

“那你想过我会不在吗?”加菲喵反问杰西蕉。

“嗯,没想过。”

“你是觉得我是一只猫肯定不会比你先离开吗?”

“不是,我没有想当然地认为你不会离开,只是没有去想你离开这件事。”

“我也是。”加菲喵说。

“所以,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杰西蕉说,“我们不相信会和对方一直在一起。”

“没错。”加菲喵接着说,“但是和对方呆在一起的时间我们都很开心,我们也都很乐意和对方呆在一起。”

“我们是太悲观了还是太乐观了?”杰西蕉问。

“谁知道呢,但是至少我们是开心的。”加菲喵打了个哈欠。

“好吧,让我们睡觉吧,晚安,安德鲁。”

“晚安,杰西。”

-------------------------------------------------
作者批注:
杰西蕉:我们居然有这样的谈话,对一只猫和一只香蕉来说这很有深度了。

加菲喵:是的,但是我还是希望下次的“深度谈话”的时间可以早一点。












©呆毛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