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字的地方 什么玩意都有....

【美队2】美国队长遇见美国

美队2 后的时间 神盾局已重组 ooc都是我的 灵感来自weibo上今年SCLL的一张合照 夹杂盾冬和米英私货 以及我觉得阿尔的画风和美队的画风真的不对 日漫和美漫crossover写的我精神错乱OTZ


Summary:Steve Rogers接到了一个奇怪的任务,护送一名神秘人士去英国。

 

  Steve Rogers AKA Captian America最近从神盾局接到了一个奇怪的任务——护送一个人去英国。一般来说这类护送任务是用不着美国队长去完成的,一些中低级特工就可以完成这样的任务。即使是重要的政要,国家也还有许多其他类似特勤处、中情局、国安局等的机构有更合适的特工执行保护任务。

 

  不仅如此,Steve甚至不知道自己要护送的对象是谁,对于护送对象的信息完全是零。他问了Coulson也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只得到一句“这位需要保护的对象非常奇妙。”这样奇怪的描述。

 

  在接到这项任务不久后的一天,Steve看到国务卿从Coulson的办公室里走出来。这是几乎不可能的事,神盾局虽然是美国政府的下属机构,但实际上神盾局相对于其他特工机构是比较独立的,受政府的控制较小,几乎不会有来自政府的直接联络。国务卿来找Coulson绝不是为了喝杯茶聊聊天,也许和那位神秘的保护对象有关,Steve这样想着。

 

  离任务的日子越来越近,完全未知的任务对象让Steve越来越紧张。国务卿都参与到这件事当中来,Steve也只能想到这个对象和政治有关。然而现在并不是战争年代,即使是政要出行也没必要大张旗鼓到需要复仇者来保护。也许是一个可怕的罪犯?拥有超能力,需要关在冰箱里的那种恶棍,但出于政治原因需要把他移交到英国。未知总是带来不安和浮想联翩,更何况Cuolson还特别提出这次行动不能告诉任何人,其他复仇者也不行,这让Steve不得不一个人承受未知带给他的压力。

 

  任务执行的当天,Steve像往常一样晨跑,然后去神盾局,和局里前台的接待员打招呼,和大家一起乘电梯上楼。

 

  Steve在局长办公室那层下楼,他敲门进入了Cuolson的办公室,Cuolson像往常一样礼貌而又热情地欢迎了他,并告诉他现在就要去停机坪。

 

  “那位先生已经在飞机上了,大概40分钟后飞机起飞。”

 

  哦,现在我至少知道了我的保护对象是个男的,Steve想。

 

  到了停机坪,Steve看到一家小型的私人飞机停在那里,飞机的舷梯旁站着好几位穿着不同制服特工,似乎每个特工机构都有特工来执行保护任务。

 

  Steve看了一眼Coulson,Cuolson示意他和其他特工一样先站在舷梯旁等待。

 

  等待的时间不长,但是Steve越来越紧张,他在想里面到底是什么人。但当他看到总统从飞机上下来时他就完全放弃了猜想里面到底做的是什么人了,他觉得自己没有那种想象力。

 

  “队长”,总统走到Steve面前说,“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是,长官”

 

   Steve感觉总统的语气里除了托付和信任,似乎还有些庆幸,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应该是错觉,Steve想。

 

   总统转身离开,突然总统又回头和Steve说:“队长,接下来无论发生了多么不可思议的事,请你相信,那是真的。”

 

   在Steve还没搞清楚总统的意思的时候总统就离开了,其他的特工也和总统一起离开。Steve看向Cuolson:“保护任务就我一个执行?其他特工呢?”

 

  “他们是应该只负责美国国内部分”Cuolson说“飞机上的保护任务只由你执行,这也是那位先生的要求。”

 

   那位先生确实神通广大,离开前总统和他见面,国内安保工作由几乎所有特工机构的特工执行,出行问题由国务卿安排,飞机上的保镖是美国队长。也许是个富可敌国的富翁?Steve在登上飞机的时候不断猜想,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以有这样的待遇。

 

  当Steve进入机舱的时候,他看到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年,带着一副眼镜,头上有一撮头发顽强地站立着。这个少年开起来只有十八、九岁,完全不像一个政要,也不像一个富翁。难道是私生子?Steve开始了奇怪的猜想。

 

  “Hi!Steve!我是Alfred Jones!你叫我Alfred就好!”少年充满活力的和Steve打招呼,Steve朝他笑了笑,心里有一堆疑惑,但是这是任务,他没有理由也没有权限去问这些问题。

 

Alfred笑眯眯的看着Steve,突然说:“本hero告诉你一个秘密哦,但是你绝对不能说出去!”

 

“是什么呢?”Steve像一位耐心的幼儿园老师一样看着Alfred,也没有纠结于他“本hero”这样奇怪的自称。

 

“本hero是美国哦!”Alfred扬起下巴信誓旦旦地说。

 

 美国?这孩子说自己是美国?!Steve怀疑自己听错了,或者这是现在青少年们的一种流行语?

 

 “不要不相信啊!”Alfred看着Steve明显僵住的脸气鼓鼓的说“总统难道没有和你说吗?”

 

  Steve突然想起了总统那句话

 

“队长,接下来无论发生了多么不可思议的事,请你相信,那是真的。”

 

 难道这个少年真的是美国?可是国家怎么会是一个人?Steve觉得脑子快要变成一团浆糊了。

 

 “Steve你快点坐下来,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在Steve还在纠结的时候Alfred已经坐下系好安全带了,Steve赶紧也坐下来系上安全带,等待飞机起飞。

 

  飞机很快就起飞了,一直飞得很平稳,Alfred和Steve都没有说话,Steve脑子乱成一团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嘿,Steve”Alfred又用他充满活力的声音开始说话“我知道你很惊讶,不过你很不错了,George,George Washington你知道的,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可是吓得笔都拿不稳。”

 

Alfred用着年轻有活力的声音说着奇怪的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Steve觉得他说的是真话,不是幻想。Alfred真的认识Wsahington,他真的就是美国。

 

 “本hero算是国家的人格化实体吧,其实每个国家都有的,但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

 

  国家的人格化实体,听起来就像是日本动画里的情节一样,但却真实的发生了,Steve突然觉得很感慨,其实自己也是神奇的产物,也想漫画里一样,既然自己是真实的,那Alfred为什么就不会是真的了呢,

 

  Steve一直听着Alfred说那些故事,从独立战争到南北战争,他说的是那么的兴高采烈。Alfred说自己头上那根站着的头发代表了南塔基特岛,戴的眼睛代表德克萨斯州,他还很大方的拿下了自己的眼睛给Steve看,Steve拿着Alfred的眼睛感叹着自己居然把德州拿在了手上。

 

  Alfred从Steve手中接过眼睛又戴上,他还是一副乐天派的样子,就像一个真正的少年一样。

 

 “Alfred”Steve这是第一次主动和Alfred说话,之前他都是听和偶尔回答Alfred的话“那我们当年二战的时候你在哪里?”

 

 “哦哦哦!”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二战的Alfred特别激动“当时本hero可是和Arthur,就是英国,一起参加了诺曼底登陆!”

 

 “可是那样你们不是可能会受伤吗?”

 

 “没有关系的,我们不是真的人类,只要国家没有问题,我们也不会受伤和死亡。”

 

 “可是这次的安保……”

 

  Steve还没说完Alfred就回答了他:“人类总是这样,几乎每一届政府都认为如果我们出了什么差错,国家就会完蛋,其实完全相反。我们的身体状况反应的是国家的状况。”

 

 “在独立战争那段时间,我个子很小也很瘦,可能和你注射血清前差不多,甚至还要差。后来战争胜利,我们获得独立后我就开始强壮起来了,后来国家越来越强盛,我也就越来越强壮。”

 

  Steve发现Alfred的语调不再那么欢快,也没有用本hero自称。

 

  “虽然强壮起来了,可是我觉得现在身体觉得怪怪的,似乎像是得了人类的什么慢性病一样。”Alfred看着Steve认真地说“有时候觉得身体不舒服,有时候肢体不协调,虽然我看起来还是很强壮,但我知道,我的身体里面一定有什么隐患。”

 

  神盾局和九头蛇的斗阵,Steve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但除此之外还有很多,Alfred说的没错,美国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强大,但是里面有些地方已经开始不对了。

 

 “这次的保护行动是国会一致通过的,本hero完全无法反驳!”Alfred很快的换了话题,语气也变得欢快起来“所以我就干脆要求他们一切行动要听我安排,我就点名要你来执行这次保护任务!”

 

 所以才会有一个需要美国队长保护的,完全没有任何资料的保护对象。作为国家实体,Alfred确实值得这样的保护。

 

 “那为什么是我呢?”Steve问Alfred。

 

 “因为我早就想见见你啦!二战的时候他们不让我去战场,让我天天呆在白宫里面,即使我知道有你的存在也不能去看看你。在我偷偷地跑去参加诺曼底登陆回来之后我连房间都不给出了,所以表彰你的时候我也没能见到你。我听到你掉海里之后我以为我永远也不可能见到你了,没想到你又活过来了,所以想着一定要见你,你可是我的精神象征啊!”Alfred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一直很轻松,即使是说到Steve掉到海里也很自然,也许这就是国家和人类的不同,他们已经看惯了死亡。

 

  “那你看到我了,觉得怎么样呢?”Steve已经可以和Alfred像朋友一样交谈了,Alfred总是给人一种热情、亲切,让人不自觉想靠近的感觉。

 

  “非常帅气!”Alfred说“不过比本hero还是要差一点!”

 

   无论怎么看Alfred都是一副少年的样子,美国的人格化确实和美国给人的印象相似,年轻又充满活力。

 

   “我知道前一段时间神盾局和九头蛇的事情哦!”Alfred突然提起了这件事“不过我没有想到你会那么快地就开始了打击九头蛇的活动,我还以为你会慢慢来。”

 

   “我遇到了一位我的老朋友。”Steve感觉喉咙有点干“他...他被九头蛇抓走改造了,而且他不记得我了。”

 

   “Bucky Barns吗?我知道他,二战时总能听到你们的消息,英勇的咆哮突击队,伟大的美国队长和他的好朋友Bucky,我当时还很喜欢你们的那套漫画呢。”Alfred说,“我知道他后来牺牲了,但是没想到被九头蛇抓去改造了,你当时知道吗?”

 

   “不,我不知道,我也是才知道的。如果我早就知道这件事,我绝不会让Bucky被他们......被他们控制这么久。”有些事情一旦开始说了就变得不是那么难以承受了,Bucky的事一直让Steve感到无力和痛苦,但他没有办法和别人诉说,Natasha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而Steve也不想再继续麻烦Sam,他只能自己承受着来自情感上的压力。而Alfred则不同,他甚至不是个人类,和自己的国家倾诉内心的痛苦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对,就像有人会去教堂向上帝陈述自己的痛苦一样,不用担心会有什么负担,只要倾吐就可以了。

 

  “这并不是你的错,Steve。”Alfred安慰Steve。

 

      “如果我当初抓住了Bucky就不会这样了。”

 

      “那你们也无法在未来相遇了。”

 

       Steve看着Alfred湛蓝的眼睛,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Steve,我知道,我知道和最亲近的人兵戎相见是怎样的感觉。在我很小的时候,当美洲大陆还没有什么人的时候,是Arthur找到了我,把我接到家里,照顾我,把我养大的。”

 

       Steve从未以这样的方式听别人说历史,听国家实体说国家的历史的感觉很奇妙,国家不仅仅是一个象征意义,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英国的殖民其实是抚养了美国吗?

 

     “我很喜欢Arthur,但是我还是要独立,我知道如果我不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我就永远无法和Arthur平等地站在一起。所以我倒掉了茶,拿起了枪,和Arthur开战了。”

 

     Alfred说到这停了下来,看着Steve,眼神里充满里沧桑和感怀,这样的表情出现在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的少年脸上显得有些奇怪。

 

     “我可是主动把枪口对准了Arthur呢。”

 

      Alfred笑着说,Steve却听出他话里的无奈。Bucky坠下火车可以算是天命,Steve努力过,想要抓住Bucky,只是他的努力没有成功。而Alfred是自己拿起了枪和Arthur战斗,他自己选择了一条艰难、坎坷的路。

 

     “可是现在我和Arthur的关系可是非~常~好~!”Alfred又变得兴高采烈“在我独立200年的时候他还送了我一只独角兽!虽然我看不见但也照顾的很好哦!”

 

      200年,即使是对美国队长来说也是一个太长的时间了,眼前的这个少年其实已经三百多岁了,他经历了Steve经历过和没经历过的一切,国家的成长就是他的成长。每一次战争对他来说都是一次重创,他经历了太多分别,他送走了太多的人,能和他一起分享故事的人早就不在了,他才是真正孤单的存在,因为他永远不会离去。

 

     Steve失去了很多,他失去了70年的光阴,失去了好友们,失去了他的女孩,当他一人在新的时代醒来时,他感受到的只有无尽的孤单。但现在不是了,他发现了Bucky,他还有Bucky。现在不是自己该痛苦的时候,总是自责自己没能在当时救下Bucky完全没有用,现在他需要的是坚定的信念和充分的准备,他一定要找到Bucky,就算Bucky不记得他也没有关系,他们还有很多时间,Alfred和Arthur都能够和好,那Bucky也一定能回想起过去,不,即使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Steve只希望Bucky能够回到自己的身旁,能够像过去一样地生活就好。Alfred自己选择了拿起枪是为了和Arthur平等地站在一起,也许Bucky掉下火车正是为了70年后的再次相遇。

 

     “啊!说到现在hero我都饿了!”Alfred开始大叫起来。

 

     Steve还在想国家实体是不是真的有饥饿感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人就推来了餐车,餐车上整整齐齐地摆着许多的——汉堡包和可乐。

 

     “耶!这可是本hero最喜欢的汉堡!Steve你一定要尝尝!”Alfred立刻就跳起来拿个两个汉堡,塞了一个到Steve手里就开始坐下来吃自己的汉堡。Steve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Alfred已经伸手拿了第二个开始吃,可乐也被他喝的呼噜呼噜直响。

 

     “哦对了,Steve,可以给我看看你的盾吗?”Alfred嚼着汉堡含混不清地说。

 

     “当然。”Steve把星盾递了过去。Alfred可能是不想弄脏星盾,把手在T恤上擦了一下——他的T恤上多了一道美乃滋的痕迹——接过了星盾。

 

      “它可真美。”Alfred赞叹道“你有给它起名字吗?比如Chris、Sebastian什么的?或者Hayley、Scarlett?你觉得你的盾是个姑娘还是个小伙子?你平时怎么保养它?还有你每次把它扔出去是怎么弹回来的?”

 

       Alfred又快又大声的提问让Steve觉得脑子快炸了,Steve觉得自己好像突然理解了总统先生语气里那一点庆幸了,Alfred的一些风格就像一个熊孩子一样。

 

       “不,Alfred我没有给我的盾起名字,我也不知道它是男是女。”Steve尽量地理清了自己的大脑,一个一个地回答Alfred的问题“我平时就是擦一擦它,有时候会给Tony,就是钢铁侠,去做保养。每次扔出去的时候我会计算它的反弹路线,跑过去接住就行了。”

 

      “反弹路线,听起来真酷。”Alfred高兴地眉毛都扬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Steve觉得Alfred头上那根头发站的更直了“我可以试试吗?计算反弹路线接住盾。”

 

       说着Alfred就拿着盾站起来好像准备扔一下试试了。

 

       这是在飞机上!!!Steve吓得立马站起来抓住盾牌想从Alfred手里夺过来。

 

      “嘿!Steve我就是像试一下你快放手!”

 

      “这不可能Alfred,我们现在可是在飞机上,飞机会坏的!”

 

       Steve完全没有想到Alfred画风转换如此之快,之前还是一个历经沧桑的国家,分分钟就变成了可怕的熊孩子。更可怕的是这个熊孩子力气相当大,Steve和他抢盾一点优势都没有。

 

      “Steve你就借我玩一下,我马上就还给你!”

 

      “不行,这只是一架普通的飞机,太危险了,我不同意!”

 

      “我可是美国,难道我不能自由地使用星盾吗?”Alfred看软的不行决定来硬的了。

 

      “你别想,Alfred”Steve感觉自己的手快疼死了“这个盾是我的,属于我,不属于国家。”

 

      “不!美国队长代表的是美国精神,我就是美国精神的实体,所以我可以用这个盾!”Alfred说话也有些气喘了。

 

      两个人都用尽全身力气争夺盾牌,脸都憋得通红,两双湛蓝的眼睛盯着对方,一点也不让步。

 

     “Alfred”Steve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开口说“我们这么争下去也没有个头,我数一二三一起放手好不好。”

 

     “你不许耍诈。”

 

     “我以星盾起誓绝不耍诈。”

 

      “好,那开始数吧。”

 

      “一、二、三!”

 

      Steve话音刚落,两个人都松了手,星盾掉到地摊上发出闷闷的声音。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地站着,一副警戒的样子,生怕对方又去抢盾。

 

      Steve突然觉得心好累,明明自己之前还在心里感谢Alfred的话让他不在那么纠结于Bucky坠下火车的事,现在就要为了阻止他在飞机上玩星盾费力费心

 

      “人类真是太麻烦了!”Alfred看到Steve没有半点让步的想法,气得坐到座位上拿起一个汉堡大口吃起来。

 

      Steve松了口气,赶紧把星盾捡起来放好,也坐下来开始吃飞机上为美国先生特供的食物。

 

      两个最“美国”的金发碧眼的人坐在飞机上吃着最“美国”的食物飞向英国,如果有任何记者看到这一幕都会疯狂,他们会以最快的速度拍下最棒的照片,再配上最赞的文章,立刻发表,然后等待着普利策奖的降临。

 

      接下来的时间里就是Alfred和Steve赌气不肯和Steve说话,但眼神一直在瞟着星盾,直到Steve向Alfred保证下了飞机之后可以让Alfred试一下星盾,Alfred才又开始和Steve说话。

 

      不得不说这对Steve来说是一生难忘的一次经历,他知道了英国叫做Arthur Kirkland,是个眉毛很浓,做饭非常难吃的人。法国叫做Francis Bonnefeuille,是个非常自恋的人。而且国家的人格实体多为男性,女性的不多,只有白俄罗斯、乌克兰、比利时等几个国家的人格实体是女性。对一个人类来说,这样的事听起来就像是神话一样,比Thor还要不可思议。

 

      不过Alfred主要还是在说他自己多么的厉害和Arthur怎么怎么样,这让Steve非常期待见到Arthur。把Alfred抚养长大,并且Alfred很喜欢的人会是什么样的?Alfred说他眉毛很浓,既然是英国的人格化,也许是一个严肃的绅士,可能看起来有三、四十岁,毕竟英国的历史比美国长了不少。

 

     一直到下飞机的时候Steve都十分兴奋,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状态了,最近的他一直被九头蛇的事情困扰着,之前也一直再为各种任务奔波,因为他是美国队长,每个人都对他抱有厚望。但这次任务,和Alfred相处他不用在意这些,Alfred是他的国家,在Alfred面前他不是一个需要承担无数责任的美国队长,而是一个普通的美国公民,是Steve Rogers,他可以在Alfred面前做回自己,可以向Alfred倾诉他的一切。

 

     因为这是他的国家。

 

     下了飞机之后能看到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那里,车旁有几名穿着西装的人,Steve猜想他们是英国的特工。

 

     车门打开,一条穿着牛津鞋和褐色西装裤的腿伸了出来,Steve在想Arthur也许看起来会很严肃,眼睛不敢眨一下,生怕会错过什么细节,Steve的好奇心膨胀到了极点。

 

     然而事实是出乎意料的,Arthur看起来也很年轻,只有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眼睛是绿色的,眉毛确实很粗,头发是金色的但颜色不深。如果让Steve、Arthur、Alfred站在一起,Steve看起来倒是最大的那一个了。

 

Arthur没有Alfred那样热情,他只是和Steve简单的打了下招呼,握了手,说话时有很明显的英国口音。在Arthur正准备和Alfred打招呼的时候,Alfred直接一下子冲过去搂住Arthur的肩膀大声地和Arthur说话。Arthur一瞬间就没了和Steve打招呼时的绅士风度,直接和Alfred吵了起来。

 

Alfred说的没错,他们的关系确实很好。Steve想到了Bucky,他想,总有一天,他和Bucky也会想Alfred和Arthur一样,即使之前有过再多的纷乱,他们两个最终是不会改变的。

 

Steve把还在吵架的Alfred和Arthur送到车子上,此后的保护任务就由英国方面接手了。Steve感到有些遗憾,毕竟和自己的国家相处的机会是很少的。在车子启动前,Alfred又突然降下车窗,对Steve说:

 

“刚才在飞机上忘记和你说了,无论是你,还是Bucky Barns,或者所有的战士们,你们都是我的英雄,是国家的英雄。”

 

 说完这句话,Alfred还递出来一个盒子给Steve,说这是Arthur特地做的哦,还没等Steve道谢车子就开走了,Alfred趴在车窗上对着Steve喊:“Steve!下次见面记得把星盾给我玩!”声音还在空气中飘着,Alfred就被车子里的一只手拽回了车里。

 

Steve看着手里的盒子,耳边还回响着Alfred的话,“你们都是国家的英雄。”

 

坐在回程的飞机上,Steve打开了Alfred给他的盒子,里面放的似乎是英国的司康饼,大概是Arthur做给Alfred的吧。Steve这样想着拿起了一块放到了嘴里。

 

去你的Alfred Jones!去你的美利坚合众国!

 

这是美国队长第一次在心里真诚的骂自己心爱的祖国,他想起了Alfred对Arthur厨艺的评价。

 

“我情愿再打一场越南战争也不想吃Arthur做的菜。”

 

 无论如何Steve Rogers还是人民的美国队长,他还是应该热爱他的国家——即使这个国家的人格实体是个熊孩子。

 

 好吧,天佑美国,Steve一遍吐掉嘴里的残渣一边想着。


©呆毛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