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毛whaaat

杰西蕉和加菲喵

突然填坑.jpg
也不知道算不算填坑,只是突然想写了,没有章节计数了,格式好像也有变化,以后估计可能也是突然填坑了,嗯,随缘吧(。





“你还记得我们说过要一起去公园玩吗?”Andrew舔了舔手上的毛。

“也许,”Jesse蹲在冰箱里在芝士片上用牙签写他的故事,“就像人类一样,我们也会约定很多事情然后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而不了了之。”

“有什么理由呢?”

“期末检测、年终报告、纽约和伦敦的距离,你知道的,时间和距离永远是最好的理由。”

“我是说我们。”Andrew走到了冰箱门口看着Jesse说。

Jesse放下了手里的牙签,想了一下,“大概是因为你太喜欢晒太阳而我太喜欢冰箱,我们都不想离开我们喜欢的地方去外面。”

Andrew被冰箱的冷气吹得有些颤抖,他打了个喷嚏,Jesse从冰箱里爬出来往地毯上走。

Andrew用前肢推上了冰箱的门,也走到地毯上,卧在了Jesse旁边。

Jesse靠在Andrew身上,冰箱和室内的温差让他身上开始出现水珠。

“那我们还要去公园吗?”Andrew舔了口Jesse外皮上的水珠。

Jesse抖了一下,水珠被抖出去不少,“我们约定过,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去,毕竟我们约定的目的不是享受破坏约定的快感。”

“很好,那我们什么时候去?”

“任何时候,”Jesse说,“天气和时间总会迁就我们的。”

Andrew歪了歪头不太明白。

“我们是会说话的猫和香蕉,这个房子里没有人类,阳光永远保持在你最爱的温度和分布,我在芝士片上写故事,这都不符合科学,但确实存在了。我想这个世界也许就是为了我们而存在的,我们不用担心任何事。”Jesse说话很快但很清楚。

“为我们而存在的世界,”Andrew重复道,“你不觉得这很浪漫吗?Jesse。”

“大概吧,我不知道,”Jesse耸了耸肩,Andrew不知道香蕉的肩膀在那里,但他就是知道Jesse那个动作是在耸肩。“我觉得不太理解浪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我觉得这件事还挺不错的,只为我们存在的世界。”

Andrew用鼻子蹭了蹭Jesse,“所以我们可以选择任何时候去公园。”

“是的。”

“为什么我们不现在就去?”

Jesse从Andrew柔软的皮毛里坐起来看着Andrew,Andrew棕色的眼睛又亮又圆。

“你会不会觉得一根香蕉有眼睛很奇怪?”Jesse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没有啊,”Andrew的声音很柔软,就像他长长的毛一样柔软,“我觉得你的蓝眼睛很好看,和你香蕉皮的颜色很配,和你头顶的棕色也很配。”

Jesse眼神飘忽了一下,“哦,谢谢,我的意思是你说的太夸张了,你没必要这么这么说。”

“我说的都是真的,”Andrew听起来永远都那么真诚,“你的眼睛真的很好看。”

“谢谢,”Jesse别开了眼神不去看Andrew,“我想我们现在就可以出门去公园了。”


©脆桃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