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毛whaaat

【贱虫】Sick spider

本来想写彼得生病时候和韦德的相处,结果变成了回忆过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我潜意识里觉得生病的人只想在床上静养吧。




“你是因为被那个傻逼小子推到学校水池然后直接去巡逻吹了一晚上冷风然后回来写作业然后忘记洗澡直接睡觉然后今天早上就发烧了?”

 

“闭嘴韦德,而且一句话里不该有那么多然后。”

 

彼得贴着退烧贴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韦德盘着腿坐在地下翻着漫画和彼得说话。

 

蜘蛛侠发烧了,听起来像个笑话,但这是真的。彼得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被变异蜘蛛基因强化过的身体还会生病,而且来势汹汹,直接把他击倒。

 

内德帮他请了假,梅姨炖了鸡汤放在炉子上,彼得一个人躺在床上吸溜着鼻涕思考人生。

 

“Knock,Knock。”

 

有人在敲彼得的窗户,还发出了做作的拟声,彼得不用看都知道是死侍。

 

是的,死侍,彼得认识他,甚至可以说很熟悉,总之就是在彼得做纽约人民的好邻居的一次英雄行动中碰巧和正在完成订单的死侍撞到一起了,死侍的目标把蜘蛛侠当成了死侍的帮手——大概是因为他们都穿着有大块红色的紧身衣——那次可以说是彼得刚开始的超级英雄生涯中的一次巨大挑战,毕竟死侍的目标可不是会手下留情的好人。彼得花了很大的力气把那些人用蛛丝黏在墙上,然后花了更大的力气阻止死侍杀了他们。

 

结束之后死侍给彼得买了墨西哥卷,两个人坐在楼顶上,那些坏蛋们被黏在墙上。

 

“你就是死侍?”彼得嚼着墨西哥卷说话,声音呼噜呼噜的,“我在Youtube上看过你,超酷的!”

 

“嗯哼,死侍,韦德·威尔逊,不死雇佣兵,你也是哥的粉丝吗,哥可是不签名的。”

 

“我觉得杀人不太好,应该把他们交给警察。”

 

“嗯,青少年你对这个世界还不够了解。这是哥的工作,你知道吧,有人雇我,让我去灭活他们,我做了,然后拿钱。”

 

“灭活?”

 

“杀死听起来太血腥了,哥的目标是PG13,虽然我现在还是R级——非常卖座的R级。你是全年龄,我觉得我们中和一下也许可以达到PG13的目标。”

 

彼得并不是能明白韦德的每一句话,但是这不妨碍他觉得韦德很有趣。有时候巡逻的时候彼得遇到在外面闲逛的韦德还会特地去和他打招呼。不过更多的时候是彼得去阻止韦德去“灭活”那些倒霉蛋。

 

有一次阻止“灭活”时那帮坏人在彼得没注意的地方放冷枪打中了彼得的小腿,彼得忍着痛把那帮家伙都吊起来,并且依然阻止对这件事非常生气并号称这不再是工作而是上升到了私人恩怨的韦德“灭活”这帮人。

 

受了枪伤的彼得不敢回家,身上青紫在外面待一会就能消失,枪伤愈合没那么快,内德家也不能去,内德的家里人会注意到的。

 

最后彼得居然和韦德一起回了韦德的“合租公寓”。

 

“您好。”彼得有点紧张地向艾尔问好。

 

“哦,你居然带未成年女孩回来了?我以为你不会在这里犯罪!你是怎么骗到人家的?”艾尔没有回应彼得的问候,先是冲着韦德毫不客气地怒吼。

 

“我不是女孩。”/“我不是带他来上床的。”

 

彼得和韦德同时说。

 

“希望如此,”艾尔哼了一声,“你们在二楼声音最好小一点,自从我瞎了之后听力就好的我希望我能聋了。”

 

彼得有点尴尬,他看了眼韦德,韦德也哼了一声,动作粗鲁地从柜子里翻出两瓶酒精让彼得拿着,自己抓着绷带和棉签催彼得上楼包扎伤口。

 

韦德把东西一股脑的扔到床上:“好了,把你的伤口露出来,你可是哥头一个救助的未成年人。”

 

“呃……”彼得坐在床上有点尴尬。

 

“等等?你不会真的是个女孩吧?”韦德盯着彼得的要害部位看。

 

“我是男孩!不是,是男人!”彼得虽然说的很硬气,但是手还是默默地摆到了下面阻挡韦德的视线。

 

韦德耸了耸肩,弯腰在抽屉里翻出了剪刀和镊子。他举着剪刀和镊子看着彼得问他到底要不要处理伤口了,彼得有种自己回答错误就会被韦德大卸八块的错觉。

 

“好的,嗯,当然要处理。”彼得说。

 

然后彼得摁下了胸口的蜘蛛符号,原本贴身的衣服哗啦啦地从身上落到了床上。

 

“哇哦,我是说,哇哦。”韦德惊叹道,“我没想到你的制服这么色情,一键穿脱?哇哦,托尼·斯塔克真的是个好人吗?”

 

“我的制服不色情!”彼得的声音又生气又害羞,韦德都可以想象他的脸现在可能和他的面罩一样红了,“斯塔克先生也绝对是个好人!”

 

“好吧,如果你坚持,快点脱了,哥可没什么耐心。”

 

彼得嘀咕这话听起来怪怪的,但还是乖乖的把衣服脱了。他把战服扔在床上,浑身上下只剩下了短裤和头套。

 

“格子短裤?真的吗?那么漂亮的曲线你就用格子短裤包着?”

 

彼得努力装作听不懂韦德到底在说什么,他拿起酒精就往伤口上倒。

 

“不不不不不。”韦德迅速地抓住彼得的手,“不是这样的。”

 

韦德让彼得在床上坐好,他把彼得的腿放到自己的腿上,皮革贴在皮肤上的感觉让彼得忍不住抖了一下。

 

“哇哦哇哦哇哦,小蜘蛛你最好不要乱动,如果你不小心碰到了我的‘武士刀’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了。”

 

彼得很想教训一下满嘴胡话的韦德但又确实被他的话吓得不敢动,面罩上白色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盯着韦德。

 

“嗨,别这么看着我,可是我帮你处理伤口,纽约人民的好邻居蜘蛛侠难道都不会感恩的吗?我真的受伤了。”韦德还抬手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

 

彼得在面罩下面翻了个白眼。

 

韦德抬起彼得受伤的腿,子弹还在伤口里,这玩意阻碍了伤口自愈。

 

“会很疼,我没有麻醉剂,你要喝点酒麻醉吗?”

 

“不了,我还没到合法年龄。”

 

“啊,求求你不要强调这个,每次我被提醒你甚至还没有成年我都觉得我在犯罪我应该给自己来几颗子弹冷静一下。”

 

“韦德,你不应该伤害自己,即使你有超强的自愈能力。”彼得在这种事情上总是非常严肃。

 

“好的,我答应我的小蜘蛛。”韦德用唱歌一般的语调说。

 

韦德用沾了酒精的药棉清洁了伤口上的血污,彼得痛得瑟缩了一下,韦德的动作立刻就变轻柔了。

 

伤口清洗干净之后,韦德拿起镊子试着把子弹取出来。

 

“嘶——”彼得在韦德刚试着把子弹取出来的时候倒抽了一口冷气。

 

“我说了这会很疼,你现在喝点酒还来得及。”

 

面罩上的白色眼睛因为疼痛睁得大大的,但依旧坚定地摇了摇头。

 

“好吧,遵纪守法的小蜘蛛,因为疼叫出声不丢人的,让我们速战速决,越慢越痛苦。”

 

韦德话音刚落就飞快的用镊子把子弹从伤口里取出来,彼得尖叫了一声又飞快地捂住了嘴。

 

“你们能不能小点声,我不想听你们的直播。”艾尔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我们没有在搞!”韦德朝楼下吼了回去。

 

“希望如此!”

 

彼得把脸埋在手里,他的腿还架在韦德腿上,韦德在帮他缠上绷带,用几个Hello Kitty的创可贴加固了绷带。

 

彼得晃了晃腿,特别真诚地看着韦德说:“谢谢你,韦德。”

 

韦德双手啪得打在脸上,嘴里念着未成年是违法的,违法的,违法的。

 

彼得把腿从韦德的腿上收回来,他问韦德:“你的伤口需要处理吗?”

 

韦德从自言自语里醒过神说:“哥的自愈能力比你强得多,哥不需要处理伤口。”

 

彼得哦了一声,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韦德算是他第一个认识的类似超级英雄的人,虽然韦德做的事一点也不像个超级英雄,但是彼得就是相信韦德他不是一个邪恶的雇佣兵,彼得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过自己认识韦德的事情,就连托尼·斯塔克也不知道。

 

虽然他们认识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这确实是彼得第一次到韦德的家里,这可不像去同学家里做客,在家长面前表现得很有礼貌,和同学一起写作业打游戏吐槽学校。韦德可不是学校同学,彼得一时间找不到话题和韦德说话,沉默在韦德的房间里尴尬地蔓延。

 

“哥要去洗个澡,小蜘蛛你自己玩会,嗯,最好不要开床头柜的抽屉,我觉得那个不是很适合未成年人。

 

韦德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只穿了一条沙滩裤,彼得虽然知道韦德身上有很多伤痕,但他没想过会这么多,就连脸上都是瘢痕,看到的第一眼让他吓了一跳。

 

还好面罩能挡住我的表情,彼得想,他不希望自己的反应让韦德难过。

 

“好了小蜘蛛,接下来你怎么办?需要善良友好帅气的死侍送你回家吗?”

 

彼得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觉得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韦德点了点头转身去找衣柜里找上衣。

 

彼得把头套刷的扯下来,棕色的头发乱糟糟的堆着,彼得挠了挠头发,看了眼扔在地下的书包,叫了声韦德。

 

韦德回头,看到脱下面罩的彼得向后退了两步,就好像看到了什么怪兽一样。

 

“我的天啊,你看起来真的太小了,我得说我的罪恶感和我的性欲同步上涨了。”

 

彼得翻了个白眼不去在意韦德的鬼话,“我是希望你能把我的书包递给我,我的衣服都在里面。”

 

韦德捡起书包扔到床上,彼得先套上了上衣,然后单脚站在地上艰难地跳着把腿塞进裤子里。

 

彼得穿好裤子后几乎是跌坐在床上,把战服塞进书包里,背上书包,蜘蛛侠变成了一个高中书呆子。

 

“要我抱你下楼吗?小蜘蛛?”穿好衣服的死侍问彼得。

 

“不。”彼得回答地又快又干脆。

 

彼得一瘸一拐地下楼,韦德也就真的站在旁边抱着手看他艰难移动。

 

“再见。”彼得走到客厅的时候还记得和艾尔道别。

 

“这么快,”艾尔说,“孩子你这次认清了吧,可不要再被这种人骗第二次。”

 

“我们!没有!上床!”韦德几乎是咬牙切齿了。

 

走到门口彼得准备和韦德告别的时候,韦德揽住了他的肩膀,彼得抬头看着韦德不知道他要干嘛。

 

“好心的韦德决定送受伤的可爱的小蜘蛛回家。”

韦德不知道从哪里拖出来一辆摩托车,他直接把彼得抱到座位后面坐好,自己跨上车,嘴里模拟着发动机的声音发动了车,速度非常死侍,彼得吓得抱住了韦德的腰,韦德发出了一声相当诡异的声音,彼得努力不去思考那个声音到底是什么意思。

 

感谢韦德高超的车技,很快彼得就被送到了家,韦德把车停在了彼得家的路口。彼得从车上下来,韦德让他自己走回家。

 

“我不想吓到你的家里人,这段路你自己走没问题吧?”

 

彼得抬头看着韦德,帽衫的巨大的帽子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但下巴那里即使是在昏黄的路灯下也能清晰的看到上面可怕的伤痕。

 

彼得突然抓住韦德的手,韦德的手缩了一下,好像想逃开,他的手上也都是伤痕,坑坑洼洼的,但暖暖的,握在手里很舒服。

 

“彼得,彼得·帕克,是我的名字。”彼得握着韦德的手说。

 

“很好,这个名字挺不错的,”韦德从彼得手里抽回自己的手,不自然的握了握拳,“我想我保护未成年人的责任已经完成地很好了,我可以回去了。”

 

“为什么你又在回忆我们赤裸相见的时候?”韦德的声音把彼得从回忆里拉出来。

 

“首先我们没有赤裸,其次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的?”彼得躺在床上反驳。

 

“死侍无所不知。”韦德这么说着又翻了一页《蜘蛛侠/死侍》的漫画。

 

“我好像闻到了什么很香的东西。”死侍夸张地吸了吸鼻子。

 

彼得咳嗽了几声,“是梅姨做的鸡汤。”

 

死侍把漫画丢在地下走出了彼得的房间,回来的时候手上端着一碗鸡汤。

 

“需要我喂你吗?”死侍挑了挑眉毛。

 

“不。”

 

“死侍被小蜘蛛拒绝的第101次。”死侍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本子在上面写写画画。

 

“什么鬼?”彼得从床上坐起来,“我拒绝什么事101次?”

 

“各种事,”死侍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小蜘蛛你知道你有多狠心吗?”

 

“……”韦德总是能让彼得不知道该说什么,“算了,我要喝汤。”

 

韦德把汤递给彼得,彼得边吹边喝,喝得很慢,韦德就一直在床边捧脸看着他。

 

彼得咽下了嘴里的汤,“韦德,不要盯着我,这很奇怪。”

 

“不——”韦德拖长了音回答,“我要确保蜘蛛宝宝把汤都喝完了。”

 

“不要叫我蜘蛛宝宝!”

 

被韦德闹了半天彼得身上出了不少汗,下午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蜘蛛基因虽然不能阻绝感冒,但是还是可以加速恢复的。

 

“你晚上有什么安排吗韦德?”彼得问。

 

“呀,小蜘蛛要和我约会吗?好害羞!”韦德做了个日本动画里少女害羞的捂脸动作。

 

“我只是想问你要不要和我去夜巡。”

 

“保护生病未愈的未成年人是我的责任。”

 

“六点,时代广场。”

 

“墨西哥卷?”

 

“不要辣酱。”

 

韦德又从窗户离开了彼得的房间,彼得站在窗边看着韦德,直到完全看不见他的身影。


©脆桃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