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毛whaaat

【贱虫】所爱隔版权,版权终可平



被死侍2的预告片炸到,忍不住疯狂码字,
贱虫隔着版权示爱太心酸了呜呜呜。







Peter Parker最近有一个烦恼,似乎有人一直在暗中注意着自己,不是青春期的自我意识过剩,而是有证据表明的暗中注意:课桌里莫名其妙出现的糖果,课本里夹着的绿灯侠卡片,书包里凭空冒出来的Ryan Reynolds封面的时尚杂志,上面都贴着粉色爱心形的便利贴,写着DP,还用蜡笔画了一个红色和黑色搭配的卡通脸,旁边画了很多很多爱心。Peter把这些东西摆在地下,和Ned一起坐在床上盯着这些玩意。

Ned打破了沉默:“Peter你知道这些东西什么时候出现的吗?”

Peter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完全没有注意到,甚至连蜘蛛感应都没有响。”

Ned捡起杂志翻了翻,Ryan Reynolds在封面和内页里尽职尽责地耍帅。

“这些东西有什么共同点吗?”Ned说,“它们能联系在一起吗?”

Peter叹了口气说: “这就是问题所在,这些东西完全没有联系。”

“DP和那个画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

“不知道,Detection Point?Dash Pot?Devil Pig?那个画我也网上搜了,什么结果也没有。”

“说真的,”Ned指着便利贴上的爱心,“会不会是暗恋你的人送的?”

“我不知道,”Peter把自己摔到床上,“如果是那样也太奇怪了,谁会送这些东西给自己暗恋的人?”

“你有吃那个糖吗?”Ned问。

“呃,吃了一个,蜘蛛感应没有响所以我想它是安全的,其实还挺好吃的,你要来一个吗?”

“不了,谢谢。”

问题没有丝毫的进展,Peter的课桌里还是经常出现糖果和小饼干,Ryan Reynolds的封面杂志也一样常常出现,绿灯侠的卡片倒是没出现过第二次。

而且,除了Peter的Peter生活,那个神秘人还入侵了Peter的Spider-Man生活,这让Peter有点担心。

他随手绑在垃圾桶上的书包好久都没有丢过了,因为每次书包都比他要先到家。桌子上经常出现Hello Kitty的创可贴,虽然有点蠢,但是还是能在不惊动Aunt May的情况下处理一下那些小伤口的。

胆战心惊了一段时间之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Peter开始对这个红黑配色的DP产生了一些好感。虽然不知道DP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确实以Peter完全察觉不到的方式融入了Peter的生活。

Peter试着联系DP。他在书桌上留下字条,上面写着:

“尊敬的DP先生:

谢谢您给我的帮助,但我想知道您究竟是谁。
                                                            你亲爱的PP。”

Peter那天夜巡回来立刻冲到书桌前,他看到桌子上自己放的那张纸条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新的纸条,他急匆匆地拿起来看。

“亲亲小可爱Spidy:

你居然给我留了字条!!!这太太太甜蜜了!!!我给了我脑袋两枪才冷静下来,哥不是什么奇怪的人,哥是你的头号粉丝,爱你哟。
                                                 深深地爱着你的DP。”


Peter皱起了眉头,“给自己脑袋两枪”?大概是夸张手法,但是这张便条上确实有褐色的斑斑点点,Peter不敢细想。“头号粉丝”?能够不被自己察觉的入侵自己的生活,这可不像是一个普通的Spider-Man粉丝能做到的事。

Peter找了个盒子把DP的“回信”装好,然后又写了张字条放在桌上。

“DP先生:

我很高兴能收到你的回应,谢谢你喜欢我,但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把东西放到我的课桌、书包、还有家里的。
P.s. 你说的“给脑袋两枪”是一种夸张手法吗?
                                                                     你的PP”

夜巡归来,果然又有了新的回应:

“亲亲小蜜糖Spidy:

哥有很多办法,你给哥一本百科全书那么厚的本子也不够哥写的,所以哥就不说了。你不用担心,哥不会对你做坏事的。
P.s. 当我说朝脑袋开枪,那就是字面意思。
P.s.s. 我说的不对你做坏事不包括那种“坏事”
                                               在浴室思念着你的DP”

Peter看着DP的新回应,感觉自己好像莫名地被占了便宜,他抖了一下,把这张字条收好,开始写自己的第三张纸条:

“DP:

你不愿意说你接近我的方法就算了,但你能告诉我DP是什么意思吗?是你的名字缩写吗?还有你为什么要给我绿灯侠卡片和封面是Ryan Reynolds的杂志?
P.s. 零食都很好吃,谢谢你:)
                                                                        PP”

回信是这样的:
“亲亲小宝贝Spidy:

DP是哥的称号缩写,但是因为一些冷酷的商业和贪婪的资本家,哥不能告诉你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哥可以告诉你我的名字,哥叫Wade,Wade Wilson,WW,神奇女侠!至于绿灯侠和那个加拿大帅哥,是哥想告诉你哥毁容以前有多帅。
P.s. 我感觉你给我写的字条称呼和落款越来越随意了,是我的错觉还是真的?
                                                    躺在你床上的DP”

两个人几乎每天都在写纸条,格式和内容确实变得越来越随意,Peter和Wade吐槽学校里和打击犯罪遇到的事,Wade向Peter抱怨自己的朋友拿自己的死下注。

Peter向Wade推荐了皇后街最好吃的三明治,Wade尝过之后充分肯定了Peter的口味,还给Peter推荐了墨西哥卷饼。Peter那天放学后在墨菲的瞪视下走过了三明治店去买了个墨西哥卷饼。Peter发现墨西哥卷饼确实挺好吃的。

Peter和Wade就像是奇怪的笔友,或者是网友,总之很难定义。每天晚上的纸条已经塞满了一个盒子,Peter数了数那些纸条,发现不知不觉他和Wade已经聊了很多,他看了眼日历,多到圣诞节即将来临。

Peter决定给Wade挑一个圣诞礼物。

但是除了Wade叫Wade,还有个缩写是DP的称号之外,Peter对Wade一无所知,Wade也从来不肯透露这些,每次提到Wade都会骂狡猾的老狐狸和索大法早日破产,Peter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也许可以参考Ryan Reynolds来挑礼物?Peter看了眼书桌上快一打的Ryan Reynolds封面的杂志,上次他自己一时兴起买了一本,但是一时大意,买来的杂志封面是Ryan Gosling,那天晚上Wade的字条就好像被水泡过一样皱巴巴的,Wade声称那是他的眼泪。

千挑万选之后Peter给Wade挑了一条红蓝配色的围巾,是Spider-Man的颜色,Peter希望Wade不要觉得自己过于自恋。

Peter把围巾和贺卡一起放在了桌子上,夜巡回来的时候,他看到桌子上的礼物变了,一件绿色的毛衣和一张手绘的贺卡。

Peter把毛衣展开,上面是Spider-Man和一个带着红黑头罩的男人穿着绝地战警2的衣服*一前一后走路的图案。Peter一下就认出了那个头罩就是Wade的字条上的图案。

所以这就是Wade的样子。

虽然只看到了Wade穿着制服的样子,但是Peter还是觉得靠近了Wade一大步,他打开封面画着独角兽的贺卡,里面写着:

“To My Eternal Love Peter Parker:
                    Merry Christmas
                                                            Yours
                                                      Wade Wlison ”


*毛衣是贱虫斜线刊第十二卷里贱贱送给小虫的那件。

©脆桃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