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毛whaaat

【银翼杀手2049】万事如常

ofc角度


(一)
“今天我生日,在酒吧开派对,你们来吗?”一个金发姑娘探头进来冲着科科和K说,“警督已经答应我了,来的全都是警局同事。”

“当然要去,”科科说,“既然警督都答应你了看来今天是不用加班了。”

K看了眼科科又看向了门口的姑娘,他微笑了一下,说:“生日快乐,我就不去了。”

金发姑娘眨了眨眼说:“为什么不来呀?放松一下嘛,本来就是找个理由大家一起玩一玩。”

K说: “不好意思,我不是很习惯那样的派对。”

金发姑娘坚持道:“试一下嘛,你不喜欢可以立刻就走。”

K还是拒绝了她。

金发姑娘瘪了瘪嘴说好吧,提醒了科科一定要去之后关门离开了。

科科脸上带着微妙的表情问K:“你知道她主要是邀请你的吧。”

K面无表情地继续刚才被打断的工作,告诉科科如果不抓紧时间今天就又要加班了。


(二)
晚上,酒吧里几乎都是穿着警服的人,嘈杂的音乐声让人不得不吼着说话。

莉娅,那个过生日的金发姑娘,坐在吧台边和她的闺蜜聊天。

“你为什么非执着于那个复制人不可?他有什么好的?”莉娅的闺蜜在她耳边大喊。

“因为他超帅!”莉娅喊回去,“而且他一点儿也不像复制人,他就像个人类。”

不知道是谁换了碟,音乐变成了舒缓的老情歌。舞池里疯狂的人们也慢了下来,随着音乐缓缓晃动身体,莉娅也不再和闺蜜继续聊关于K的事情。

警督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坐到了莉娅的旁边,莉娅下意识地准备敬礼。

“放轻松点,小女孩,今天你是主角。”警督说,语气不像在局里那样严厉,倒是有些亲密的意味。

莉娅笑了笑,莉娅的闺蜜被人请去跳舞,莉娅和警督一起坐在吧台,警督点了两杯威士忌,递了一杯给莉娅。

警督摇着杯子说:“你和你的朋友在聊K?无意偷听,只是碰巧听到了。”

莉娅觉得有点尴尬,但还是点了点头。

“这没什么,”警督说,“我也时不时地会忘了他是复制人,毕竟他们和我们真的太像了。”

莉娅说:“是的,我几乎分辨不出来他们和我们,我有时候甚至觉得我们之间好像没什么区别。”

警督摇了摇头说:“我猜你是20后?”

“24年的,”莉娅说,“这怎么了?”

“年轻真好,”警督感叹,“你们这个年纪的人从小就和复制人打交道,对你们来说复制人理所当然。在我小时候根本没有复制人,你们也没有经历过大停电,没有见到过那漫长的黑暗,不知道叛乱的复制是什么样的。你见到的复制人大多应该都是华莱士制造的8型,他们都听话,懂规矩。”

莉娅说:“那些事我只在历史书上学到过,我确实没什么实感,但这和K有什么关系?”

警督说:“你应该注意人和复制人的区别,你可以偶尔的忽略,但不能彻底忘记。”

说完警督就把杯子里的威士忌一饮而尽,向莉娅说了声生日快乐离开了酒吧。



(三)
“警督,这是你要的资料。哦,K,谢谢你。”

莉娅敲门给警督抱来了一大打资料,正在汇报的K伸手接过了莉娅努力抱稳的资料放在桌上。

“就是这些了吗?”警督随便翻了几下问。

莉娅说:“应该只有这些了,大停电以前的纸质资料在档案室堆得很乱,这些是我能找到的全部资料了。”

“辛苦了。”警督说。

K从头到尾除了帮莉娅接过资料以外一直安静地站在旁边一动不动,莉娅离开办公室的时候不甘心地回头看了看K,好像在期待他能说些什么一样。

警督没有继续被打断的工作问题,和K闲聊了起来:“你知道她喜欢你吧。”

K还是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过几年我升迁了之后她是最有可能坐到这个位置上来做你新领导的人。”

“没什么区别。” K说。

“这可真伤人。”警督的话也不知道到底指向谁,K没有探究的兴趣,警督也没有再聊下去想法,话题又转到了工作上。



(四)
“乔伊,听到你想听到的一切。”

“我觉得这玩意怪怪的,”莉娅咬着吸管和朋友说,“她只是个程序,所有的一切都是计算出来的,你没办法说她是骗你的,但你也不能说她是爱你的。”

“你是在否认设计出来的爱吗?你之前还和我说你喜欢一个复制人。”

“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复制人和乔伊都是华莱士的产品,只不过复制人有实体而乔伊没有。复制人的回忆也都是人工制造的,那些制造的回忆赋予他们感情,所以他们的感情也是人工制造的,他们本质和乔伊没有区别。”

“那你是觉得我对复制人的喜爱和那些人喜欢乔伊是一样的?”

“差不多吧。”

“可他可不会说我想听的,他甚至都不和我说话。”

“不,我的意思是你没办法知道复制人的感情到底是真实的还是编码而已。就像你说的乔伊。”

“他又不是那种情趣型复制人。”

“但他还是复制人,只要是复制人他们的一切情感就是人类制造的,你是要一个生产线上的感情的回应吗?”



(五)
“我从来没有想过警督会出这样的意外,之前是科科,现在是她。”

在警督的葬礼上,莉娅小声地和身边的同事说话。

“华莱士居然说是警局的问题,为了保护自己的产品口碑他真是什么瞎话都说的出来。”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复制人杀害人类的事,感觉很奇怪,我总觉得他们是服从命令,按照设计做事的。”

“所以说不要认为他们和我们一样。”

“说起来K在哪?他也应该来出席葬礼啊。”莉娅问。

“前几天他没能过基准线测试,警督保了他让他回去调整,但他现在也没回来重新测试。”

“哦。”



(六)
“莉娅,Sony出了新的播放设备,下班后去看看吗?”

“去!!!刚好Sony附近新开了家餐厅,看完去那里吃饭吧!”




大概是后记

我觉得K的同事们,科科、女上司还有那个黑人警察,他们都把K当作普通同事而不是一个复制人来对待,而K自己却对这一点非常在意。

我的故事是想展现在K的工作环境里,也有对他抱有好感的人类女性(电影中女上司也对他做出过暗示),但是K自己非常抗拒,不仅仅因为乔伊,也因为他自己把复制人和人类之间的界线画的清清楚楚。

最后那两句完全无关的对话我是想表达出一种虽然莉娅对K抱有好感,但当K消失以后她也不会怎么样,日子还是照常的过,K只不过是一个片段,并不是什么伟大的篇章。


©脆桃蛙 | Powered by LOFTER